grapeAffrètement

请鞭策我赶紧去拥抱学习
(被甘蔗抽飞

Tu me manque oui

大概是概括cp一生的衍生脑洞(?)
一点cp感都没有(扶额 无逻辑可言的摸鱼∑
沙雕预警x

Tu me manque oui
(一点都不像丕懿的丕懿∑)

长空高远间一方明曜漏下光屑琐碎疏朗,晦暗时得见的明艳簇拥着日冕剥离的风。
短波被掐断炽烈汹涌而来,耳边微芒寡淡斑驳,嘶哑低鸣逡巡不前;穹宇绽开绯红光色、嵌入排空悠长抹上翕动晦涩。

长吁短叹着融灭、柏油沥青间蒸腾炽烈。
舞曲顿挫着回风携雪,水雾弥散含芳清气。
他面庞攀上三分囫囵热切未敛稚气,鲜活溢彩揉碎于睫羽流光;瞳孔间真切璨然恰如其分,笑意映衬平仄龛烟,蛰伏于冽风掀起的一角翎羽。
他不请自来地凑近,熟稔又不经心地呼吸吐纳;迷迭香扑面而来,呢喃着轻声哼唱。
Chaque journée qui s'achève te plonge dans l'oubli
Tu me manque oui
Je ne reviendrai jamais plus avec toi*
他习以为常付之一笑,书龛棕榈映照历历空疏。
他说你看,雪像不像芦花。
腕下笔尖,墨痕流淌凝结
——遵彼洹湄,言刈其楚。班之中路,涂潦是御。

霜色渐染漆色剥离颓败、稀释冷薄喟然,彤云浇灭熔岩喷涌;暮色燃烛渐熄,雪水淹没的街道回荡淅沥。步立倥偬擦肩而过,他回首,眸光远亮过折出灿白的冰凌。
回忆不觉间沾染上飞絮琐屑、唏嘘纷飞。少年如顷刻,踏过枯叶无声落地。他蹙眉,抽身而去;云烟过眼翻山越岭,雾气挥散不去。
雪是静默死寂的透彻,是纷落天地间一爿,帘幕声嘶力竭、颔首低眉、彻夜不歇,招展着一醉方休错愕斡旋。
喧嚣不绝于耳,彳亍于音律盘桓而难以拔足。
他哂笑,呼开短暂温热间一片浓郁。
靡靡之音罢了。

白纸黑字上印着带电粒子流轰击高层大气,使大气电离产生极光的铅色。
他说极地上空的花火划开流丽依稀,纹理层次尽皆分明,斑驳陆离一览无遗;
帷幕铺开明艳靡靡的海,阑珊百转,熔尽斒斓远黛、霁月空庭。
那里经历着灾难性的风雪与换羽期,企鹅褪下绒絮片羽、鱼鳍划拉开细碎泡沫、深浅处浮冰喟然湛澹,极目暗沉。
方舟戏长水。
海湾入口暮烟远山吹散雾霭迷蒙,流光笼上湿润明媚清浅蓼蓝。
满天星斗徜徉冰河,渔舟唱晚夜幕城堞,终归于游走天际的沉寂, 清苦微末永叹长吟。

他看见长河碧色、朱蓝影绰,尽皆浮掠;于经年熙攘穿流而过,凤纹湮灭于涌现水蓝。
天边霞光旖旎、明灭晦暗游走天际,逐渐熄灭在陈词滥调的浪漫里。
他看见他笑得轻描淡写,接过他发烫的手机,音调压得低哑——
Tu me manque oui.
Je ne reviendrai jamais plus avec toi.

惟此刻竟觉怔忪
嗤笑我一瞬
轻信永久*

*每一天在沉默的遗忘湮没中结束
我好想你
但我不会回到你身边

*摘自 洛天依 东来有雪

(我也不知道我一个根本没学过法语的为什么这么喜欢
Tu me manque oui这首2333
其实旋律挺轻快…并不悲伤)

贴上概括cp一生测试的结果 
灵感来源(大概?)
曹二丕的一生,是海市蜃楼、翻山越岭和挥散不去的雾气。
曹二世祖的一生,是庸人自扰、过眼云烟和徜徉冰河的游鱼。
司马二的一生,是轻描淡写、一意孤行和少年如顷刻。
司马爸爸的一生,是声嘶力竭、蹉跎岁月和被积水淹没的街道。
懿达的一生,是事与愿违、追悔莫及和无声落地的枯叶。
宣文帝的一生,是万籁俱寂、孤注一掷和难以拔足的淤泥。

不知道在摸什么玩意儿就是随手写x
夹了不少奇怪东西x
太阳活动凤凰型极光什么的^

完全没cp感(撞墙
不是很好意思打tag、
咸鱼瑟瑟发抖∑

顺便贴个很久之前的脑洞^
My December的歌词实在是很扣人心弦√

This is my December
风尘不起。
天气清凉。
This is my time of the year
哀弦微妙。
清气含芳。
This is my December
殷殷其雷。
蒙蒙其雨。
This is all so clear
流郑激楚。
绮丽难忘。
This is my December
今我不乐。
岁月如驰。
This is my snow covered home
白如积雪。
利如秋霜。
This is my December
驳犀标首。
玉琢中央。
This is me alone
我独孤茕。
怀此百离。
And I just wish that I didn't feel
忧心孔疚。
莫我能知。
like there was something I missed
神灵倏忽。
弃我遐迁。
And I take back all the things I said
前奉玉巵。
为我行觞。
to make you feel like that
遵彼洹湄。
言刈其楚。
And I just wish that I didn't feel
眷然顾之。
使我心愁。
like there was something I missed
嗟尔昔人。
何以忘忧。

And I take back all the things I said to you
向风长叹息,断绝我中肠。
And I give it all away
孤禽失羣。
悲鸣云间。
Just to have somewhere to go to
伴旅单。
稍稍日零落。
惆怅窃自怜。
相痛惜。
Give it all away
弃故乡。
离室宅。
披荆棘。
求阡陌。
To have someone to come home to
侧足独窘步。
登南山。
奈何蹈盘石。
树木丛生郁差错。
涕泣雨面沾枕席。

This is my December
郁郁多悲思,绵绵思故乡。
愿飞安得翼,欲济河无梁。
These are my snow covered dreams
This is me pretending
辗转不能寐,披衣起彷徨。
彷徨忽已久,白露沾我裳。
This is all I need
中心独立一何茕。
四时舍我驱驰。

And I just wish that I didn't feel
like there was something I missed
今我隐约欲何为。
人生居天壤间。
忽如飞鸟栖枯枝。
And I take back all the things I said
to make you feel like that
我今隐约欲何为。
行力自苦。
我将欲何为。

And I
Just wish that I didn't feel
like there was something I missed
乐未央。
为乐常苦迟。
岁月逝。

And I
Take back all the things I said to you
忽若飞。
何为自苦。
使我心悲。

And I give it all away
Just to have somewhere to go to
忧来无方,人莫之知。
人生如寄,多忧何为?
今我不乐,岁月如驰。
Give it all away
To have someone to come home to
汤汤川流,中有行舟。
随波转薄,有似客游。
策我良马,被我轻裘。
载驰载驱,聊以忘忧。

Give it all away
岁月无穷极。
Just to have somewhere to go to
会合安可知。
Give it all away
愿为双黄鹄。
To have someone to come home to
比翼戏清池。
This is my December
草木摇落露为霜。
This is my time of the year
群雁辞归鹄南翔。
This is my December
寄声浮云往不还。
This is all so clear
谁能怀忧独不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一定要放出来!

系统是对丕少有什么误解吗这么血腥2333

什么薰衣草香明明是迷迭香∑

以及这个系统是多喜欢血腥味。。。

只是想搜一下九日与钟繇书
然后弹出来这个玩意儿233^

然而上天还是欠了你八十昼夜啊
嗟我白发  生一何早

A truth so loud you can't ignore

Cause we've no time for getting old
                             (  ——《youth》)
(感觉比较合适就搬过来了)

虽然机器翻译总是很沙雕
不过子桓真的很好呀!!!^ω^

今天依旧是吸爆丕丕的一天~

跟风试一试 然后非常惊讶
先贴上地址∑
https://cn.shindanmaker.com/828884

“曹丕的一生,是意气风发、逡巡不前和只自知的压抑。”

“丕丕的一生,是惊鸿一瞥、满天星斗和徜徉冰河的游鱼。”

月盈则冲,华不再繁。
古来有之,嗟我何言。

“懿all的一生,是暴雨倾盆、一刀两断和游走天地的凛冽冬风。”
这个随手打的   又是一刀捅过来…

被P6萌到
手摇杯做成的丕少
哈哈哈是葡萄味的吗^

根本停不下来了怎么办∑
又滚去测了一堆^
图片没法重新编辑吗……
那就发文字吧∑

司马懿的一生,是灼热燃烧、满天星斗和少年如顷刻。

再聚燃烧魂魄 点亮岁月最初颜色?
灯火外夜沉如松墨   浮云之后满天星河
未改经年繁烁…

司马宣王的一生,是声嘶力竭、不再相见和不绝于耳的喧嚣。
宣帝的一生,是涉世未深、瞒天过海和宁愿从未遇见。
宣文帝的一生,是万籁俱寂、孤注一掷和难以拔足的淤泥。

曹子桓的一生,是没心没肺、历历在目和春寒料峭时的一场感冒。
司马仲达的一生,是有恃无恐、偏执坚持和在久远的梦中无声痛哭。

曹二公子的一生,是心灰意冷、生不逢时和反复撞灯的飞蛾。
司马老师的一生,是轻描淡写、逡巡不前和如狂风猎猎作响。

曹二少的一生,是隐隐作痛、一腔孤勇和融在舌根的苦涩药片。
小懿达的一生,是声嘶力竭、稍纵即逝和浸水的老照片。

懿达的一生,是事与愿违、追悔莫及和无声落地的枯叶。
曹丕啾的一生,是郁郁寡欢、重蹈覆辙和如雨般连绵潮湿。

曹二丕的一生,是海市蜃楼、翻山越岭和挥散不去的雾气。
司马二的一生,是轻描淡写、一意孤行和少年如顷刻。

曹二世祖的一生,是庸人自扰、过眼云烟和徜徉冰河的游鱼。
司马爸爸的一生,是声嘶力竭、蹉跎岁月和被积水淹没的街道。

Alles

〈一切〉

“我为他付出了一切”
沙发毛毯八点档消磨着冬夜几近冰封的时间。
屏幕上闪着微光,铺天盖地的雨帘和浮夸不已的恸哭着实令人心烦,司马不由得皱了皱眉。
一切?一切是个太模糊的定义。不可置否微扬唇角,他锁上屏幕把手机反扣在茶几上。
冷空气与雨雪风霜总是来得毫无征兆。
正如他们的不期而遇。
窗外飞雪细碎骤然而至。

〈一切都是没有结局的开始〉*
十二月的空气里似乎都带着圣诞的味道,目之所及天地一白,夹杂着杉树的翠色与毛茸茸的红。
鬼使神差下司马想出门走走,于是挑了条僻静小巷;初晴雪霁之时依旧湿冷,光束营造出些许虚幻温暖、描蓦着路边积雪凝成的囫囵冰块,融雪的嘀嗒声回响于巷尾久久不绝。
橱窗里暖黄的灯光晕染着各类饰品,司马按了按太阳穴;明明这条小巷人影稀疏,口口声声崇尚节能,却不舍得熄灭橱窗灯火,着实令人费解。
已至傍晚,只剩零零散散的几家店铺还未打烊。不巧的是下起了雨,司马只得踏进一间以避雨。
更不巧的是充溢着木香的店铺里只有自己,店主热情得让自己不买点东西都说不过去。很久没和人面对面打交道的司马感到了久违的尴尬,环视着店铺思考着应该买点什么。
思索被由远及近的脚步声打断,视线里出现了一个纠着眉头的少年;呼吸急促、身上有几处被淋湿,但轻车熟路地挑选了一堆纸笔书籍,又径直走向收银台的行为又明显有别于自己。
司马正觉得无聊,无意间发现门外雨停了。
那自己也不用继续别扭了。余光瞥了一眼少年的背影,他耸耸肩跨出店门。
两条平行线走进了彼此的平面。

司马正冲着速溶咖啡,手机信号灯开始闪烁。
二哥你好日子到头了(微笑)
司马看着闪光屏幕上自家三弟发来的消息,
然后一个让人恶向胆边生的号码开始闪烁。
。。。作为一个死宅最后的尊严守不住了。
“曹总。”司马努力让声音听起来更丧一点。
“行了不用装了也不用盘桓了明天来报道。”
司马孚你学什么不好怎么和那只乌鸦一样!

于是美其名曰“与之游处”,司马的生活里空降了一块草皮。
司马看着曹丕的脸陷入沉思。
曹二少您怎么会出现在那么偏僻的地段?
偷跑出来的。
没人来找你?
很久之前会有人来找。
……现在没有?
司马突然感到了一点压力,万一这兔崽子又偷跑出去自己怎么和他爹交代。
我只是想过个生日。曹二少话锋突转。
向风长叹息,断绝我中肠…
看着一脸幽怨的曹丕,司马心中的压力开始变成对曹操的质疑。
曹丕看着司马微妙的表情变化,思考着是不是应该把书房里燕歌行的手稿藏起来。

老师配葡萄,多好的选择。
曹二少的白瓷杯上和墙上都点缀着一抹深紫,并且吃不到葡萄就会变得更像欠债脸。
司马自然而然地接受了这样的爱好,自己的任务除了殚精竭虑教导曹二少,又自然而然地多出了一项殚精竭虑买葡萄剥葡萄。

某个周末司马被曹二少拉去闲逛,以示曹魏集团良好的人文关怀。
你看那边好热闹
不外乎是夏日音乐会之类的
好像有即兴表演欸
要不然  老师你去表演个一百八十度回头?
我看你去表演用甘蔗打架更好。
这半截甘蔗你还吃不吃?
我想吃葡萄……
接好。司马把半截甘蔗丢过去。
诶诶诶?
买葡萄。
S路有个水果店还不错。
你个路痴就在这儿等吧。

〈一切都是稍纵即逝的追寻〉
后来司马渐渐对“被曹二少拉去闲逛”习以为常,更何况这似乎也在“与之游处”的范围内。
不得不说曹二少的品味超凡,总是能找到些人迹罕至却风景秀丽的地方。
比如边陲小镇明朗温和,有鲜花流水烟火气。

Every thought,every action,every dream,every hope,every sight,every sound is gone.
There is no chance of every being returned the same,exactly the same.*

No man ever steps in the same river twice.
曹二少的表情突然变得意味深长。
司马见怪不怪地付之一笑。
你什么时候喜欢上玄学了?
有了江东笔友还不够?
荔枝龙眼不好吃啊。曹二少摊了摊手。
说到这个…
有人说我四十岁时会有场小苦,过则无忧。
仲达你相信吗?
曹丕看着司马的神情,估摸着他想说的和身边其他人没什么两样。
……算了不说这个了。
仲达你觉得赫拉克利特怎么样?
爱菲斯学派的代表人物、极富传奇色彩的古希腊哲学家、被称为辩证法的奠基人之一……
面对曹二少的突然发难,少有奇节博学洽闻伏膺儒教聪亮明允刚断英特的司马表示毫无压力。
哎我不是想问这个啦。
他出生在伊奥尼亚地区爱菲斯城邦的王族家庭里,本来应该继承王位,但是将王位让给了兄弟,自己跑到女神阿尔迪美斯庙附近隐居起来。
仲达你对这个怎么看?
人各有志。
一个人隐居有什么意思,如果是我一定会拉上仲达你一起。曹二少没头没脑地吐出一句。
司马冷笑了一下。
比起诗和远方,我更希望您能保持清醒,别把属于自己的东西拱手相让。
远处的曹子建打了个喷嚏。
眼看着再说下去司马就快质疑自己是不是还在青春期了,被泼了盆冷水的曹二少见好就收。
至少仲达还是关心我的啊。
……天黑了,曹二少您还是赶紧回家吧。

司马突然开始重复一个不着边际的梦。
梦里有个别扭的少年,平日里不辨喜怒冷淡阴鸷,私下却爱极了葡萄美酒怨妇诗。
然后?然后戎马倥偬烽烟迷眼,裹挟着岁月如歌马不停蹄地向前,所谓时光荏苒,不过是朔风寒啸雨雪风霜几场。
他看见自己颔首拢袖听见自己的声音,称谓换得挺勤快,从二公子到世子殿下再到陛下。
而他呢?
忧来思君不敢忘,不觉泪下沾衣裳。
我独孤茕,怀此百离。忧心孔疚,莫我能知。
余独何人,能全其寿?

 〈一切希望都带着注释〉
天边是五彩缤纷的微笑,暖橙橘黄青蓝糅合于明朗映衬着楼台剪影,隐约有灿白光束刺破天际。
For every moment has a limit to what it can capture,every memory has a limit to what it had retrieve.
是dusk不是dust,别混淆了。
作为师长司马很负责地提醒。
噗。这是不是…和光同尘?*

梦里雪下了一场又一场,乱琼碎玉恰似星屑;他披着大氅望着天际,恍惚间觉得他们的时间也会像这风雪望不到尽头。
事与愿违。
最后烛焰摇曳得疯狂光影倾情相投,更漏扑朔掀起冽风,拉长身影又尽数碾碎。
喟叹晒笑承诺应答掷地,兀自回荡于熙攘空庭。
任凭自己怎么努力也看不清那张朦胧笑脸。
反倒是长风猎猎撕扯出凄清悲鸣,都城上空一面水蓝旗帜看得真切。

是了。
一切皆流,无物常住。

〈一切信仰都带着呻吟〉
后来又过去了很多年,悲欢离合云烟过眼,幸运的是他们还在彼此身边。
塔身的墨色里岁月沥干又剥落,教堂里琉璃微光蛰伏于斑驳冗长兀自流转。
大理石台上摆着一本厚重的花名册,记录着历次战争中牺牲的将士,鲜活的生命就这样化作尘封在纸页间的铅字。
血火堆砌繁盛,是非功过赞歌。
战争的框架里生命就是这般脆弱不安。
曹丕浏览着书页,喟叹磋然间与司马目光相交。
恍惚间觉得这也许就是永恒。

祷告声里飘起了细雨。
曹丕比司马高,撑伞的姿势不太自然。雨水顺着伞骨滑落,司马不由得揉了揉眼睛。
仲达?
没什么,只是雨打到眼睛里了。

如果我不在了,
变成一场雨好像也不错。
你之前不是说要选座僻静山丘睡上一两千年的吗?
那…就等到需要及时雨的时候再变成雨好了…
胡闹…你别忘了是我比你大八岁。
曹子桓你是不是吃葡萄吃傻了!!!
仲达,我也不小了。
我已经三十五了欸。
难道你又相信玄学了?
我教了你这么多年,你难道想不了了之?
没有没有!仲达你冷静!
你走到伞外了会淋湿的!
那你还想变成雨?是何居心?他戏谑地笑笑。
曹二少赶紧搂过司马的肩膀把伞斜向一边。
司马老师我错了我一定不会放弃中二病治疗的。
人贵自知。司马瞥了曹丕一眼。
之前你给我添那么多麻烦,打算怎么还?
所以仲达你是想要我以身相许吗?
……别想多了好好看路!
行行行。曹丕笑得一脸满足。

四年很快过去了。

〈一切死亡都有冗长的回声〉
而一切踯躅在葱茏湿润的初夏。
阴翳于明艳疏朗更显突兀浓重,如烟笼寒水覆盖过已显微弱的一呼一吸。
回声肆意交织杂冗,电光火石掠过。
或许又是噩梦一场荒唐可笑吧,说不定梦醒之后还会收获曹二少对自己瞎操心的嘲笑。
我看…那八十是昼夜之和…
司马从来没相信过什么一语成谶。
讽刺的是眼前梦境与现实重叠。
铅色凋敝阴霾浮现、油彩猛然剥落;那簇夺目火焰彻底熄灭,苍白无奈烙印于缄默亘古尘封。
终末比想象的远为迅捷。
蝉鸣凄厉。

Je ne reviendrai jamais jamais jamais avec toi
我再也不,决不,决不会再和你回到从前
Malgré tout tu me manques
即使我仍然想你*

阴郁里灿白撕开一角漏下雨帘淅沥。
回声蛰伏于凉薄子夜、揉碎在重叠鸦羽,融入血肉肢体,烙印下清苦荏弱。
雨声犹似当年又大相径庭。
巷尾不会再有人踏过细雨暮烟如碎玉翩然。
夕照下不会再有人目光如炬凝望轮廓剪影。
寒霜骤起徒留空寂。
饮鸩止渴。

Chaque journée qui s'achève te plonge dans l'oubli
每一天在沉默的遗忘湮没中结束
Tu me manque oui
我好想你
Je ne reviendrai jamais plus avec toi
但我不会回到你身边

窗外冷雨濡湿的新绿抹开微末光晕,惨淡白光抽离了骨节生气,糅合为骸骨游离铺散于烟云。
初夏里蝉鸣顿挫长啸难绝,暑气暗哑蒸腾,夏夜微凉薄露中低吟;夜幕墨色浓厚层次分明,嘶鸣如劣质磁带在陈旧无章里蒙尘。
灯火清冷长夜迷离,万籁俱寂里回头四向堂。
而眼中无故人。

Aujourd'hui tu regrettes car tu ouvres les yeux
现在你说对不起,因为你睁开双眼不再困惑
Je te mens plus, je ne reviendrai jamais, plus avec toi
我再次欺骗了你,我再也不会和你回去

一千八百年太过漫长。
漫长到墨痕蒙尘颓然凋敝,泥销枯骨无人问津,吉光片羽尽化齑粉,飞鸿雪爪无谓痕迹,虚妄磋砣徒留叹息,哗然倥偬空楼寒璧。
他终于看清了梦中少年的脸。
紧蹙剑眉目光如炬,不是曹丕还能是谁。
如释重负又百思不解。
为何在自己面前最不擅说谎的曹丕骗过了自己却骗不过天命,还连句对不起都没有。
为何隔三差五装病装瘫的自己反而不由分说独行了如此之久,却无回旋追悔的余地。
霓虹迷眼,尾音回响于记忆深井。
风铃声恰似夜雨飘零。
而阑珊处再无蓦然回首。
残灯一盏,月影如钩。

Personne, je dis bien personne ne m'a fait aussi mal que toi
没有人,我再重复一次,没有人比你做得更糟糕
Personne, je dis bien personne ne t'aimera autant que moi
没有人,我再重复一次,没有人比我更爱你

很快又是一个冬天。
司马带上了雨伞围上了围巾站在巴士站台,可还是觉得少了点什么。
少了什么呢。
或许失去了太多之后记忆会被冲淡。
他如是想,可拙劣到根本骗不过自己。
这次自欺欺人的变成了他。
谎言如雪花纷飞零落,目的就是掩盖一切真实。*

他看见曹丕在站台的另一边。
他思考着应该和他说些什么。
说什么呢。
摇晃着他的肩膀质问他为什么放弃中二病治疗?
还是大哭一场,在他不知所措的时候仰天长笑?
最终他还是什么都没做,只是任凭耳机里循环着两句歌词,然后看着身旁边的他。
或许这就是他们最近的距离。

流苏划破停滞的湿冷空气。
光阴无踪难道荏苒,掠过湮远里廿五春秋。
他抽身而去。
一片浓白温热扩散于风尘不起。
人间阴冷,只能自暖。
FIN
2018.8.31

*诗歌部分摘自 北岛 《一切》
一切都是命运
一切都是烟云
一切都是没有结局的开始
一切都是稍纵即逝的追寻
一切欢乐都没有微笑
一切苦难都没有泪痕
一切语言都是重复
一切交往都是初逢
一切爱情都在心里
一切往事都在梦中
一切希望都带着注释
一切信仰都带着呻吟
一切爆发都有片刻的宁静
一切死亡都有冗长的回声

*形而上学 (英metaphysics 拉丁metaphysica
希腊physikámetá)是指哲学中探究宇宙万物根本原理的那一部分,在中国,也称作玄学。

*歌词部分摘自 Tu me manque

*摘录诗歌名为Dusk.
*《晋书·宣帝纪论》:“和光同尘,与时舒卷;戢鳞潜翼,思属风云。”(一把大刀∑)

*引用自纸牌屋(应该是的记不清了啊喵喵喵)

其实还是限定首尾写cp
沙雕摸鱼
本来是中元祭拖了很久(扶额
难以收梢∑  文风放飞自我∑
开学快乐…(づ ●─● )づ

喵喵喵喵喵喵?
P2送给所有学生党(=^▽^=)
占tag致歉

沙雕摸鱼∑
画风傻乎乎∑字吃藕∑
假装是个群像∑
那兔什么时候更新…焦灼…
开学之后一切再见(扶额
虚度时光状态
去忏悔室已经洗刷不了我的罪孽了(●—●)

很久之前描过一个汉斯∑
同学聚会上边看英国和巴拿马踢边乱画∑
现在才想到发233
还画了给汉斯打call的然而战车翻了…
作为德国球迷表示见过大风大浪(●—●)
全是沙雕摸鱼(*°∀°)

以前画过不少那兔同人然而丢了……
咸鱼一条(^・ェ・^)